秋天的故乡 谷物丰登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心然的个人微信号:15818820884。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金秋十月,故乡的稻谷熟了。当那一抹谷黄映入眼帘时,我说停下来,要去看稻谷,看大自然涂鸦的一幅最美油画。色彩里,有谷黄之一说,但只有来到田野,才能看见真正的谷黄。它来自于泥土,带着土地的黄。它接受阳光,带着太阳的黄。它经过雨露,那黄色闪着亮光。它来自时间,有沉甸甸的积累,黄得醇厚甘甜。一边欣赏,一边嗅吸。有风,稻子欢笑得前俯后仰,翻起黄绿色的浪花。那香味,那清风,是故乡的原风景,生命的原香。古人曾经写过:“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这是说 ,稻花盛开时,秀色一片,值得一看。可惜,它和吃食相连,被物质化,难得有人说它美。远处,收割机在稻田里忙碌,近处,几个老人正手工割稻。人家都是机器收割,您们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一位大妈说:机器割谷,只取一点草尖尖,稻草废了。我们手工割谷,是要这些稻草搓草绳打草包。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这样劳作吗?大妈反问我:你看我多大年纪?您大概六十多岁吧?大妈笑:我七十多岁了,劳动,是为了锻炼身体,又可以有收入,不给儿孙添麻烦。这样的心态,在田地里劳动,是时代的进步。回想儿时,父辈们脸朝黄土背朝天,那是体力的透支,维持生活的艰辛。还不到十点,她们已割好一块田,准备回去做饭。经过最后一个太阳的照晒后,下午收回去脱粒。
路旁,有一排高粱。对于高粱,我不陌生,它是农家的扫帚。小时候,喜欢看高粱。我们以为它的杆子是甘蔗,成熟时,吵着要吃。大人砍去穗子,丢给我们啃。没有水分,也不甜,咀嚼干草一般,才知道它不是想要的甘蔗。那时候,只知道馋嘴,没有发现,高粱是这样美。细细的直直的立在风中,青叶飞舞。枝头,是饱满的高粱穗子,还未完全成熟,色彩斑斓,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又洁净又动人。突然记起高粱汤圆,便问大叔,这可以做汤圆吧?大叔说,那是糯高粱,口感好。这个品种,只用来扎几把扫帚用。大叔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打理高粱身上的碎叶。身子轻盈了些,更亭亭玉立了。想起城市花店里的情人草、满天星,和这高粱比起来,怕是逊色太多。回故乡,必须要逛逛菜市场。十月,篙芭上市的季节,买点儿带回去。城市的菜市场,从不买篙芭。那篙芭切出来,没有一粒粒黑芝麻。必得给点肉炒,才可入口。我故乡的篙芭,清炒,可以炒出肉味来。”这是麻姑楞子,八元钱一斤。“麻姑楞子,是一种小鱼,瞬间想起奶奶做的麻姑楞子煮萝卜。老伯提起鱼篮子,簸了簸,说,这小鱼是野生的,好吃。我知道好,也不能买。天气太热,怕坏。只能笑笑,再看一眼。过来两位阿姨,把麻姑楞子全买走了。已是秋天,难得两位大妈还各有一把豆角,迅速买下,仿佛吃到了一般。家乡的豆角,炒出来是甜鲜的,我儿时的最爱。到最后,连汤加豆米,泡在饭里,那是美味佳肴。大棚里种植的豆角,好看,没虫眼,而同时也没口感,卖给没吃过乡下豆角的人可以,他们没有品尝过豆角的原香。走时,去大伯的菜地里,摘了辣椒。南瓜满地打滚,诱人。大妈说,这南瓜喂牛吃,家里有收藏的好南瓜,又甜又粉。南瓜还有味道上的差别?以前真不知道。过去穷时,农家院子大多不种水果。现在不同,很多人家有橘子树,柿子树,梨子树。奇怪的是,大家并不热乎。说橘子酸掉牙,难吃。嫌柿子树高,难得摘。说梨子不甜,任由它自生自灭。不过,还是因为孩子少了,吃食多了。那过往年代,乡村孩子到处找食物的情景,再也不复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