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的意思(玩沙雕人设的法老最近被骂惨了,能帮他力挽狂澜的只有一个人,孙权又把他找来了)

狂澜的意思
押韵诗人永远不要为了押韵而押韵
有的时候,说唱圈的热点新闻总是让我感觉穿越了时空,就比如前几天大律野Diss法老,我恍惚间就回到了2019年,因为我记得这事儿是2019年发生过的。
他在2019年回复2014年的Diss,又在2021年回复2019年的Diss Back(不过,我不确定法老那5秒钟的算不算Diss Back)。

大律野的反射弧确实够长,但骂法老的又岂是大律野一个。法老给UFC的宣传曲目《Fight Night》评价遭遇滑铁卢,而作品的拉垮还只是其中一方面,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反感玩沙雕人设的法老。
如今的法老确实遭遇了一场不小的危机,法老有做什么吗?有的。
在4月底,法老突然删除了几个月以来的生活化沙雕微博,并且换上了从2017年开始就没再用过的杰森面具头像,还把微博简介改成了杀人狂魔鼠尾草。

播放
2015年,《第六代》Mixtape正式发布,其中一首名为《杀人狂魔鼠尾草》的曲目,给了长久以来用“MC法老”这个名字闯荡江湖的孙权以另外一种选择。
MC法老-杀人狂魔鼠尾草  feat. 恶魔.mp3 来自押韵诗人 –> 00:00 05:20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法老这首在恐怖核方面的试水之作,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也让“杀人狂魔鼠尾草”的AKA深入人心。
关于这个名字的来历,有一种说法称是“睡梦中得来”,但更合理的推测是那个时期的法老爱看恐怖电影,比如《十三号星期五》、《德州电锯杀人狂》、《月光光心慌慌》等,他从中获得了一些灵感。
此后的几年中,“杀人魔鼠尾草”一直是法老的微博ID。

最终让法老成为“法老_Pharaoh”的,是他2017年年底签约了AFSC。

但木乃伊已经死了,风干千年,对人民群众没什么威胁,顶多算有点怪异,长得比较丑。
而杀人狂魔鼠尾草是一个Killer,是“无敌杀手鼠尾草”,从主观上就有杀人动机的,禁止登上主流是命中注定。
看看《中国新说唱》里的杀手耗直接被改名叫耗耗,如果法老硬要拿这个AKA去参赛,名字可能会被改成“草草”,然后草草了之。

2018年9月,他在微博上说:“我有一个老朋友,他突然想复出了,他想借用我的微博连发几首歌,我该不该答应?”粉丝评论问“那个朋友是不是叫鼠尾草”,他回复“好像是的”。

好久不见了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鼠尾草 我已经很久没有发专辑也没有发单曲了在这里用一张不定期更新的mixtape来跟你们持续的聊聊天因为我的法老兄弟走的位置越来越高了我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话都不能说太多了之所以出这张mixtape是希望过去那些支持我的人能够理解我的处境 我决定以一个地下杀手的姿态重新回来同时歌曲也随时面临着下架风险 感谢大家多年支持 无所谓你是我的老粉丝,综艺粉,或者想要批判我的卫道士,还是怀疑我能力的饭圈女孩。我依旧感谢你们。《荆棘》生来带刺,世界总是看见了它的锋利,却忽略了它的花朵有多美,这是一种有骨气的花,和我很像。除此之外荆棘还有另一个意思,只有我自己懂。
《荆棘》只收录了两首作品,分别是Remix Eminem的《Lucky You》和Remix Joyner Lucas的《Look What You Made Me Do》。而以杀人狂魔鼠尾草身份回归的法老,用最纯粹的技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依旧。
这张Mixtape让综艺粉惊叹,让饭圈粉尖叫,让老粉丝欣慰,让卫道士闭嘴。从这时开始,法老似乎面临着一个黑色幽默的状况:人人都喜欢杀人狂魔鼠尾草,但他却想要做法老,甚至想做孙权。
再后来,专辑《生于未来》发行了,新的歌迷见到的更多是走心的法老。其实杀人狂魔鼠尾草在这张专辑有露面过,《公敌》的副歌自有说明:
“杀人狂魔鼠尾草有资格打你屁屁 全中国的rapper都听独行侠的ep 等你快要忘记我精湛的那门手艺 我就重新再次回来唤醒你的记忆”。
然而,专辑发出没多久,《公敌》惨遭下架,从此再没能上架,很多新听众甚至不知道《生于未来》还有这么一首歌。
在风格转变过大的《生于未来》遭遇质疑之后,法老紧接着推出了《上学嗨》Mixtape。专辑封面的法老戴着杰森面具,这也预示了这张Mixtape里,杀人狂魔鼠尾草的再次回归。

然而这实际上是可笑的,因为法老和杀人狂魔鼠尾草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既然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只是换个身份,风评就会完全不同?

但实际上这两种都是法老的人设,因此在本质上,他们和饭圈粉也毫无区别——他们都只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

走上主流确实要付出“不能随便骂人”、“不能触碰红线”的代价,但更多时候,创作自由是被大众舆论所扼杀的。
法老在粉丝群里举了一个例子:他想写一首关于女仆咖啡厅的喜剧说唱,但很快他就自己把自己的想法否决掉了。
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熟悉女仆咖啡厅或不擅长喜剧说唱,而是因为他担心女仆咖啡厅这个主题写出来会引起歧视女性之类的非议,万一遭遇打拳,完全是得不偿失。

没有什么人关心他是把游戏厅租下来拍摄、不会影响别人游玩,也没有什么人关心他穿的是新鞋、并不会弄脏凳子。

法老引起争议的《Fight Night》也是如此,即使他解释了“这首歌不是专门为UFC而创作,只是被UFC方面拿去用”,很多人一样要拿这首歌说事。
然而我想说,即使在形式上无限趋近,但法老再也做不回那个杀人狂魔鼠尾草了。

成为顶流的他获得了太多,也被剥夺了太多,想想平西音乐大战期间那首没上架过的《Look Alive》(Remix),就知道鼠尾草在如今的环境里,其实已经没有了生存的土壤。
人们对“杀人狂魔鼠尾草”的追捧,更多带着点叶公好龙的意味。当自由成为一个符号和象征,而不是为我们所实际拥有的一种体验时,那是一种切实的悲哀……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精彩回顾】

投稿(付稿费)、商务合作
请添加小编微信:yayunshiren001
想加入押韵诗人粉丝群,请添加小编微信
?

狂澜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